東阿縣第三實驗小學幼兒園教師薑煥霞
  30多年前我父親在江西省水電工程局工作,母親帶著我們姐弟四個和祖母生活在山東聊城的農村老家。我父親自從1957年參加工作一直到1988年退休還家,在江西待了整整31年。
  那時候通訊設備沒有現在這麼先進,全靠寫家書聯繫家人,父親每月發了工資先去郵局給我們寄錢,並且寫一封家書給我們。我們也每月給父親寫一封回信,並且彙報我們的學習情況。
  年復一年,父親給我們的家書裝了整整兩個大編織袋,我們給父親的回信,父親退休帶回來整整一個樟木箱子。
  這些信件我們保存了整三十年,直到去年我父母搬新家時,年輕人感覺沒什麼用了,隨著廢紙賣了,現在想起來感覺挺可惜,那是我們家上世紀80年代以前通訊工具的見證。
  現在雖然不大寫信了,但是我父親偶爾和他一個在上海的好朋友通信,因為他們都八十多歲了,且聽力都不太好,還是喜歡寫信,有時還讓我代筆,所以我每年也偶爾寫封信。有時父親單位有什麼事需要材料,我就用書信的方式寫好寄過去,所以對於這種聯繫方式我還是挺喜歡也挺懷念的。一看到齊魯晚報的這個活動我就想起了我們家的過去,想起了父親在江西的日子。
  現如今我們的兒女不論上大學也好,出差也好,都是和我們手機聯繫,從沒有寫過信。唉,他們這一代應該不喜歡寫信吧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來往31年的家書裝滿兩大袋一整箱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傢俱

qh62qhauy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