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9月,微博名人、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醫師“燒傷超人阿寶”發起挑戰,願出獎金五萬,以隨機盲法測中醫脈診準確率是否能超80%。此後,北京中醫葯大學教師楊楨應戰,這場“切脈驗孕”挑戰賽不斷通過網絡發酵。6日,楊楨通過微博正式宣佈,將退出“切脈驗孕”挑戰賽。(11月7日《新京報》)
  這幾乎是意料之中的。筆者曾在《約戰“脈診驗孕”是在賣狗皮膏藥》一文中認為:“如果楊楨老師還懂得一點中醫的‘望聞問切’,只要對挑戰規則中的‘醫生與參試者之間用窗帘遮擋,不得見到對方的面貌、體形和任何其他有關的信息’稍作掂量,絕不會許下‘那就接著進行下去’的諾言。”看來,楊楨老師還是做了掂量的,他稱“自己在咨詢統計學專家和律師後,認為方案存在缺陷和風險。”才知道?
  如果以最壞的心思去揣測“切脈驗孕”,楊楨老師這個時候也該退出了。因為,對“切脈驗孕”,有不少人認為這是“炒作”。假如出於“炒作”,這個時候也應該“炒熟”了。如同街頭叫賣狗皮膏藥的,此時24跟肋骨已經拍得緋紅了。因此,6日凌晨,楊楨發佈關於脈診驗孕的最後聲明“別了,阿寶志安”,他在聲明中如此結尾:“讓科學歸科學,醫學歸醫學,娛樂歸娛樂。”最後一句似乎很“點題”。
  然而,看著“阿寶”的代理人、媒體人王志安的意猶未盡,好像“切脈驗孕”不弄出個結果來有點不罷休。王志安表示,挑戰賽並未因楊楨的“退賽”而終止,仍然歡迎其他中醫挑戰者報名。對此,筆者不禁想問:“切脈驗孕”非得生出個“怪胎”?
  無論接下來會不會有哪路英雄來應戰,得出的勝敗結果想說明什麼?如果應戰者失敗,是不是就以此證明中醫的荒謬?撇開挑戰規則是否公正,不管中醫還是西醫,都無法保證沒有誤診;如果挑戰者勝出,“阿寶”是不是在今後治療燒傷病人時,不用任何抗生素,只用中草藥?抑或這場挑戰的結局,可以就此平息由來已久的中西醫之爭?如果說這僅是一個外行的看法,那麼,近日據媒體報道,國家中醫葯管理局有關方面負責人稱“脈診驗孕”的約戰毫無意義。個別人員發起“脈診驗孕”只能表明對中醫葯學的瞭解不夠,個別中醫人員的應戰也只能表明對中醫葯學的內涵把握不夠。
  這場所謂的“切脈驗孕”,本身就顯得沒頭沒腦。發起人是燒傷科醫師,至少比起西醫內科來,離中醫的辯證施醫理論更遠;而“阿寶”的代理人王志安是媒體人,有多少可資他搖旗吶喊的相關中西醫資本?這樣一場連“權威行政當局也公開表達了反對”的挑戰,涉及了有關中國兩大醫學體系名聲,怎麼可以想當然地擺開了擂臺?如果只是“娛樂”,那麼,就如起初的應戰者楊楨在退出聲明裡說的“娛樂歸娛樂”,到此為止。至於知名媒體人王志安還在嚷嚷:“本月10日前將確定一名中醫挑戰者;若兩周內無人應戰,挑戰賽才會取消”,就有點莫名其妙了。難道“切脈驗孕”非得生出個“怪胎”來?
  文/知風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切脈驗孕”非得生出個“怪胎”?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傢俱

qh62qhauy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